主页 > B派生活 >看来我是你心里永远的从缺 >

看来我是你心里永远的从缺

2020-07-26


手机来电,显示号码又是这个家伙。

因为在香港,因为正在忙,我没接,他也没留下任何讯息。忙完,回了讯,结果直到我回到台湾都三天了,他才突然想到似的回了我几个字:「没事,只是无聊就想到你。」。

对着讯息,翻了白眼,忍不住发出一声啧。

认识快要二十年了,总是如此,好像全世界再也没啥事好做的时候,就会想要来寻找一下「过场」能做啥。刚开始我总会一头热的陪聊、陪玩,想说他都还会想到我,好开心,好得意,好自以为在他心里我肯定有个什幺特别的位置。

一晃眼多年过去了,当我真的拥有能真心相处的美好关係时,才发现我在他心里的那个位置,应该叫做从缺。

第三十七届电影金穗奖颁奖典礼在三月二十七号举行,很开心这次依然可以主持颁奖典礼和入围记者会,因为这样我就能再次早早看见所有的入围作品。

金穗奖每一届愈办愈大,报名参展的短片们愈拍愈好。今年甚至连文化部次长致词的时候,都把规格拉高到「他心里的小金马奖」。的确,在台湾,除了金穗奖是短片的竞赛之外,作品的完整性与品质,真的可以说是与完全职业等级的电影长片不相上下。

最后的大奖是「首奖」,其重要程度类似金马奖项中的「最佳影片」。

颁奖人站在台上,公布得奖结果,学生作品类首奖,从缺。

你可以想像在金马奖颁奖典礼上,最后宣布「最佳影片」是「从缺」吗?当时全场的反应就类似这个假设。

观众席瞬间空气凝结,然后惊讶迅速渲染, 顿时喧譁与安静併列。

宣布这个结果的,是知名影评人与影展策展人 郑秉泓,是本届金穗奖的评审之一。他拿着早就知道的结果,站在台中央,很为难的说出了这个评审团最后的决定。

从缺。

除了大家都知道的,李安、魏德圣、郑文堂、周美玲、蔡明亮、易智言、杨力州、张荣吉…还有真的说也说不完似的很多很多厉害的影视工作者们,都是金穗学长之外,本届金穗奖颁奖典礼上,每一个上台颁奖的导演,也都是曾经在金穗奖得过奖的。

他们颁奖的致词,都分享了他们在金穗奖得到肯定之前,被「退货」不断的惨痛经验。

但是现在的他们呢?

<<花吃了那女孩>>的陈宏一导演在广告界、唱片界以及电影上都有着极强烈的个人风格,深受特殊族群拥戴。姜秀琼导演独特的既浓烈又看似轻轻放下的情感,<<乘着光影旅行>>让她得到金马奖最佳纪录片。去年首奖得主<<神算>>陈和榆导演受到众多投资者青睐,纷纷接触希望能把他的短片拍摄成长片。

谈话归谈话,但在典礼最后,就刚好出现了这幺一个非常需要以上激励人心的谈话的戏剧性的结果。

从缺,到底是一个什幺样的概念?

是否就是曾经好重视,也以为自己是对方最重视的人,结果后来发现每次他找你的时候,总是他已经再也找不到任何人的时候。

并且,他也就只有给你一通未接来电的机会。

没接也就算了,可能他正在打的时候,就已经不希望你接起来。

学生作品类的「首奖」,结果是「从缺」。一开始在典礼上盛讚大家本届表现的如何优异的众嘉宾谈话,瞬间坠入了「场面话」的箩筐里,被以废话对待之。

不是说表现的很好吗?那为什幺连一个首奖都给不出来呢?

我不是你很重要的人吗?那为什幺连回一个简讯都可以拖个三天?

宣布「从缺」的评审 郑秉泓 ,知道这个决定肯定让入围者们不好受,他很努力的解释着原因。简单转述其,就是本届没有那种「一看就觉得有冠军相」的作品。

我想,类似,「你很好,但是…」,他说,「啊,等一下我有插拨,我先接喔。」,我傻傻等着他会在插拨电话讲完之后回到我这线上,但是并没有。

看来我是你心里永远的从缺,而在那幺多年之后我突然发现,其实在我心上,现在的你,也是了。但似乎我们也都各自过得不错。

如果没有如此这般的「从缺」经验,想必我无法找到真的属于自己的世界。

就像 郑秉泓 在网誌里分享的评审心情,结尾他写道:「(前略) 身为评论者、身为老师、身为评审,我还是觉得应当从严批评。唯有如此,他们才有可能真正体会,然后进步。」(出自 郑秉泓 脸书网誌「第37届金穗奖评审后记——寻找突破框架的台湾短片」)

借来分享给所有正遇见被当作「从缺」对待的妳和你。不管是作品,还是关係。

★关于三十七届金穗影展:

3月20日至3月29日于光点华山电影馆举行

巡迴将于3月30日至5月3日于全国各地放映

28、29两日有「金穗得奖影片加映场」,地点在「 光点华山电影馆」,免费索票。

看来我是你心里永远的从缺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