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I绘生活 >妞书僮:坂木司又一美食力作!《肉小说集》新书转载3-1 >

妞书僮:坂木司又一美食力作!《肉小说集》新书转载3-1

2020-07-02


《肉小说集》

美国人的国王

滋~~

肉放到油里瞬间所发出的声音,让岳父(预定)瞇起了眼睛。

「好棒的声音啊。」

「嗯。」

我含糊地点头。星期天的午后,我与岳父(预定)併坐在炸猪排店的吧檯处等待着猪排,眼前摆放的是啤酒瓶跟小菜。

首先,我讨厌瓶装啤酒。那种完完全全带有「需要帮忙倒酒」的存在感,以及「如果敢让岳父倒酒的话就惨了」的压迫感。是说,为何这家店里没有啤酒杯呢?

其次,我讨厌配菜。我不是说腌渍类的小菜,而是对于切碎的高丽菜有点感冒。夹起一点放进嘴里,喀嚓喀嚓地咬着,然后就这样吞下去。再没有任何画面比这个更让我难以忍受的了。

话说回来,我本来就讨厌炸猪排店,里面都几乎是炸物,菜单上也只有里肌肉跟腰内肉。就算没其他好选的,也不该那幺夸张,至少有个炸虾或是炸鸡胸什幺的,这样我也好享受一番。

「来了,这是您的里肌肉!」

伴随着明亮的嗓音,一个巨大的盘子跟着摆在我面前。高丽菜堆成的小山上,放的是柠檬切片。到目前为止,我都还觉得不错,但是……

热气从炸猪排的缝隙中,不断地扬起。拜託饶了我吧。

「哦,来了来了!」

岳父(预定)瞇起眼睛,取起一旁的芥末瓶,然后用着像是掏耳棒般的汤匙,舀出黄色芥末,将它涂在盘子的边缘。

像这个……犹如掏耳棒的东西,也让我觉得不太乾净,有点可怕。

虽然晓得它也是无辜的,也知道憎人及物(注  指憎恨某人或某物,连带一起憎恨与其有关的一切。)完全就是在描述此刻的谚语。但是只要我一觉得讨厌,就无法停止厌恶下去。

「来,酱汁。」

这个长得像茶壶的东西也很讨厌,打开后的厚重盖子,也不知道要放哪里才好。而且还无法单手倒出酱汁,不是很不贴心吗?还有,说到不贴心,为何要让我特地用这像小杓子的东西舀酱汁呢?不仅容易滴下来,又难倒,一点好处都没有。

「嗯?你不加吗?」

我停在酱汁前犹豫了一番,岳父随即一脸了然于胸的表情。

「对喔,现在的年轻人,比较不喜欢这类吧?」

「呃?啊、没有啦。」

难道他理解我的难处了吗?我的心底射出一道光芒。

没错没错,看来他也不是太迟钝的人嘛,毕竟是我最喜欢的美奈子的父亲。

仔细一瞧,他的门牙还闪着金光,其实也挺有魅力的。

「来。」

岳父(几乎确定)说着,便把一个小壶推向我。

「……?」

我打开一看,里面装着白色的结晶体。

「那个对吧?现在流行吃什幺都要加盐对吧?」

啊……误会大了。

「确实是有……盐味炒麵之类的呢……」

我失望地拿起刚才的耳棒杓,舀了一小匙,打算洒在旁边的一小块来试试。但是盐巴却从耳棒杓的两侧,沙沙地散落,马上就暴露出器具的缺点。如果是我的话,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设计。

「你们只要搭配盐巴跟柠檬,就会觉得不管吃什幺都很高级吗?要是叫我吃炸虾天妇罗不沾酱,根本就不觉得自己是在吃天妇罗。」

我知道,前阵子美奈子也讲过相同的话。话说,那沾酱实在太过浓郁,对于喜欢口味清淡点的我来说,简直就是杀人的味道。

岳父(预定)将酱汁整盘淋满,连高丽菜也不放过,顺道还瞄了一眼啤酒杯,里头的酒剩不到一半。

或许,我该好好重新考虑结婚的事。

我与美奈子,是因为工作的关係认识的。

我在设计事务所里上班,担任商业设计师,美奈子则在客户公司里,担任行销宣传。虽然这几乎跟以前某部连续剧里的设定一样,但是这是事实,我也没办法。

不过,若是提到我们两人一起合力推出的新商品,「芝麻盐巴恰恰恰」这个调味料,应该就不会那幺非现实了。

美奈子大我两岁,来自东京。她的双眼炯炯有神,是个外表清新亮丽的美女(我是这幺认为的)。而我是地方(注 此指首都以外的区域。)出身,高瘦皮肤偏白,时常被同事们说像草食男。

可能是因为我总是在聚会时,避开油腻的食物,专挑蔬菜吃的关係吧。

我还记得,第一次和美奈子说话的时候,看见她一进来就挺直着身躯,用字遣词也十分直接,当时我就在心底觉得「啊,好像外国人。」

「因为是芝麻盐巴,所以就採用黑白色,你想得不会太简单了吗?」

当时,只有我们两人在开会讨论,她忽然如此尖锐地批评,让我有点不开心。身为一个女性,应该讲话柔和委婉一点才是。

「我认为,让人能联想到商品的内容很重要。」

碍于设计师的身分,我还是先用谦逊的态度回答。

「可是太过朴素的话,东西摆在架上就一点也不显眼,那不就本末倒置了吗。」

妳说什幺?我不禁回嘴。

「就算摆在超市的架上不显眼,但在我的考量里,既然是放在家里的调味料,那就不需要太显眼。」

本来这种混合调味料,如果没有特殊要求,基本都是直接使用买来的容器。若是纯粹只为了吸引消费者而设计包装,根本就是有损厨房的美观。

「假设烧肉的酱汁,是使用肥滋滋的肉片照,还有全红的包装,上面再用类毛笔的字体写着『锵!』之类的商品,妳会怎幺想?」

「好懂又方便取用,不对吗?」

听见美奈子的回答后,我摇头。

「是很、俗气。」

我知道这是我自己的任性坚持,但是我不想要把这种包装,摆在自己的厨房里,秉持着设计师的审美观,这是我不允许的事。

「如果是开封后,需要放进冰箱冷藏的商品,那倒还没关係。但是,这很明显就不是。既然如此,却还是坚持使用损害美观的包装,那妳觉得,商品之后会怎样呢?」

面对我的质问,美奈子歪着头思考。

「会一直放在抽屉或冷藏库里,然后被遗忘。」

「啊,原来是这个意思啊。」

她微微地点头,看起来是懂了。但是,我都费尽脣舌了她才终于理解,那幺要去说服一般消费者恐怕更是麻烦。当我正这幺想的同时,她忽然盯着我的眼睛说道:

「但是我并不觉得俗气是件不好的事。」

刚才的话妳是没在听吗?

(不好啊!根本就是很不好!超不好!)

我在心中一边吶喊,一边勉强保持笑容。

「为何……妳会那样认为呢?我倒是觉得,拙劣的包装,更让人缺乏购买的欲望。」

来吧,我看妳怎幺回我。我带着挑衅的意味,向她抛出了直球,没想到她却简单地接了下来。

「为何?当然是因为很安心又很方便啊。」

「安心?」

「流行又崭新的包装的确很棒,但也相对的带给人无法放鬆的感觉。就像『咦?这个是芝麻盐巴吗?』那样……」

「说得也是呢。」

无法放鬆的感觉,反而可以整合厨房,让整体的感觉不会过度鬆散啊……我本想这幺说,但是,对方是客户,所以我只好把话吞回去。

「不过……」

她停顿了一下,接着沉思。看吧,反正也就是没有多想随便讲讲的吧。我安静地等待她的回答,只见她忽然低下头来。

「我只和你说喔,其实以我个人来说,一年只有几次才会使用到芝麻盐巴。」

「呃?」

「就是吃红豆饭的时候。说来也惭愧,除此之外我并不会想要使用芝麻盐巴。」

唔哇!我不觉目不转睛地盯起她瞧。的确是个女的啊,外表看来完全就是时下女孩没错啊……

「那个……妳不会吃,糙米之类的吗?」

在养生类或天然派的咖啡轻食中,五穀杂粮的饭上,一定会附有芝麻盐巴,也正因为这样,我才会对时尚感的包装那幺执着。

但是,她却直接对我摇头。

「我喜欢吃白饭,除此之外的话,就是红豆饭跟糯米饭。我不太接受混杂在一块的穀物类。」

哇啊啊啊,还真敢讲。就算这里只有我跟妳,但毕竟是在讨论自家产品的会议中耶!面对早已无言的我,她像是趁胜追击般,再次肆无忌惮地说道:

「而且如果不是米饭的话,感觉会吃不饱。像五穀杂粮那类的,实在有点像鸟的饲料,所以……」

噗!我不小心笑出口。她是大叔吗?

「啊,失、失礼了。」

儘管我努力的遮住嘴巴,却还是忍不住笑意。惨了,如果在这场合笑出来,站在公事的立场,实在是很不妥。不过,实在是太有趣了。

我偷看了她一眼,发现她双颊泛红似乎有些生气。

「你可以笑啊,毕竟一开始发言不当的也是我。」

「不是的,抱歉。不过怎幺说呢……那个……」

我怎幺可能说,她生气的样子像个小孩子,有点可爱之类的这种话。

「……妳很直率呢。」

于是我选择了最不得罪对方的答案,结束这回合。

「总之,我想要表达的就是……」

即便包装简单俗气,但就算是被收起来忘记在那,也还是能很快找到。这样的设计才比较好,她如此说道。

「让人会有『啊,就是这个这个。』一看就知道的感觉,我希望是这样。」

「那我懂了,我就朝让人容易了解的方向试试。」

我点头,答应了她再做设计上的修正。

一週后,她双手交叉,站在我新设计好的商品前。

「为什幺会变成这样?」

「什幺意思?」

别人那幺努力做出的设计,她突然说这什幺失礼的话啊。好不容易才对她有些好印象,现在全没了。

「基本上不会不好,反而我还觉得不错。但是这字太小了,这样老人家看不清楚,而且放在厨房也会找不到。我说过了吧,我并没有要求像这样的东西。」

「啊……」

原来如此。我带点可惜的表情,勾起嘴角微笑。结果连妳也无法理解我的设计啊。

没想到,她竟然又突然冒出了一句不得了的话。

「恕我直说,这个商品不需要掺入你个人觉得『很强吧』的设计。」

「呃?」

她到底在说什幺啊,这女人。我有点不悦地回看她,只见她直接将我的设计蓝本「啪」地一声阖上。

「我听说了,你是这家事务所里最有才能的人。像你这样的人来帮助我们,对我们来说甚感光荣,但是……」

「但是?」

我握紧藏在桌下的拳头。

「对这商品来说,个人意识反倒是种阻碍。」

请帮我製作大众化的,任谁都能简易明了,朴素且方便取得的包装。她下了这样的结论,接着安静地从座位上站起身。

「哈哈,还真严厉啊。」

我向事务所的主任报告完这件事后,他突然对着我笑道。

「你的设计虽然很棒,但有些地方似乎小看了『普通』这部分,而她就是完全看出了你这点。」

「我并不觉得我有那样……」

骗人的。我的确很厌恶平庸。那种理所当然、到处都有的东西,到底有什幺要特地设计的价值?

「不过,你就当作是做为一个设计师的经验好好干吧!回应意见分歧的客户要求,也是工作的一环嘛。」

「是的……」

虽然我完全无法认同,但是主任都这幺说了,我也只好顺从。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我很喜欢主任。

主任责备人的方式非常厉害,整个人也很有品味。虽然年长我许多,不过感觉我们的笑点都一样,让人觉得自在。

(如果主任是我父亲的话,相处一定很愉快吧。)

主任的好,会叫人不禁如此想像。

其实我,不记得我的父亲。

在我懂事以前,我的父亲就因为生病而去世。

我是在母亲与祖父母的照顾下长大,因此理所当然,父亲的角色就是由祖父来接手。只是祖父在年龄上还是有许多无法达成的事,像是运动,或是外出兜风这类比较需要体力的事,就与我完全无缘,甚至是连玩游戏,我也几乎都是待在室内里。

不过祖父是个学识渊博的人,教导了我许多东西。身为一个男子的礼仪,还有在人多的场合该有的行为举止,以及品尝食物的方式。

「与其吃肉不如选鱼,而且白肉又是高级品,太过油腻的部位,不管是肉还是鱼,都是最差的。」

加贺藩的城下町──金泽,是个茶道兴盛,至今仍旧充满着高雅文化气息的城市。自古深受日本海的恩惠,街道上,满是日本国内屈指可数的和菓子名店。

在这样的街上长大的我,喜欢的也是高雅清淡的料理。

但是,啊,但是……                             

「我家啊,生出来的小孩,一个接着一个都是女的,所以我一直都很憧憬,能和儿子一起喝酒。」

嘴巴里还塞着炸里肌肉的岳父(只是预定),同时举起酒杯。

「虽然已经不是玩扔接球的年纪了。」

他咕噜咕噜地将啤酒一饮而尽,接着往我的方向瞥了一眼。

「啊,我、我来倒。」

我紧张地伸手要去拿酒瓶,却被他抢先一步。

「来。」

岳父往我的酒杯里倒酒,一脸满足样。

啊啊!明明才喝到一半啊。我一直都是遵循着绝对绝对不中途加酒的啊。

「像这样也很棒吧。」

「嗯……」

一点也不棒。话说那一身polo衫也是,还把领子立起来实在是糟透了。不过除了这些,最叫人受不了的地方,是那看起来像是名牌货,但仔细一看却是其他牌子的刺绣。

我不禁想起,祖父身着高雅和服的姿态,还有主任那带点父亲的感觉,却又有些俏皮的夏威夷衬衫。祖父曾说过,所谓的衣着,会无意识地呈现个人的生活及思想,因此绝对不可以轻忽怠慢。

如果这幺说的话,这完全杂乱无章的衣服是……?

「怎幺啦?不赶快吃会冷掉喔。」

在他手指的催促下,我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将我留到最后的炸猪排,挑起一小块放入嘴里。

我刺、我咬,唔啊!嘴巴里满是油脂,真是不得了。

其实我也不全然讨厌所有的炸物,像是我就觉得,炸得清脆的天妇罗(我喜欢蚕豆跟鲬鱼)很好吃,还有薄脆酥皮的炸串(银杏和芦笋最好),配上啤酒更是至高的享受。

只是,用猪油炸出的里肌肉,而且还是用生的麵包粉来裹的外皮,看起来就像是吸满油脂的东西,这是要我说什幺呢。

(皮太厚了,就算加了酱汁跟芥末还是感觉好油!)

整块的肥油都留在嘴里,吞不太下。

「话说,你的家人怎幺说?」

「母……母亲跟祖父母他们,都希望能在金泽举办婚宴。」

因为工作的关係,所以住的地方在东京,但是结婚典礼要办在金泽。这是我家人的希望。

「也是,让两位老人家来这里,也太过为难人家,就让我们去好了。」

「谢谢您。」

这人并不差。其实岳父(暂定的预定)这人真的不是不好。只是……

「话说回来,你们那里有举办正式婚宴的场地吗?」

「没问题。」

「抱歉,因为我对地方实在不是很熟,但也不能让女儿穿着寒酸的礼服啊。」

可以不要再把东京以外的範围都称之为地方好吗,你这江户时代的乡下人!

我一边在心底咒骂着,一边从公事包里拿出小册子。

「请您不用担心,婚礼的礼服部分,已经选好美奈子喜欢的款式,场地也已经包下了庭院式的洋食馆。」

「好像感觉还不错耶。」

那当然,我可是选了最高级的方案,到时来了可别吓到啊。

岳父时常带着「东京以外来的乡下人」眼光看我,虽然他没有表明,但是说话方式充斥着那样的感觉。

不过,对我来说,你们这种什幺都要重鹹重辣的家伙,才是连接东北的乡下人吧!说什幺自己是「江户子」(注:指出生在江户(现东京),也在江户长大的人。他们的个性大多直爽豪迈,放蕩不羁,思考也较浅薄,以及喜爱喧闹。),根本一点也不高雅,心里所想的都毫不顾忌的大声直说,笑的时候还会一边拍打人家的背,告诉我这到底那里有教养?

不过,只有仅限于美奈子身上,反而是优点。

【延伸阅读】 

#妞书僮 

#肉小说集

好书不寂寞,妞书僮来陪你看看书

作者很擅长描写食物,泡菜炒猪肉、关东煮加猪脚……令人眼花撩乱,无止尽的分泌口水~大半夜的真的会饥肠辘辘!

本文摘自《肉小说集》

妞书僮:坂木司又一美食力作!《肉小说集》新书转载3-1

出版社:尖端出版

作者:坂木司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