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I绘生活 >【抗争时代】同路人诗辑:香港的孩子不要怕 >

【抗争时代】同路人诗辑:香港的孩子不要怕

2020-06-13


【抗争时代】同路人诗辑:香港的孩子不要怕

香港的孩子不要怕

◎ 须文蔚

大埔的孩子不要怕
交不出房贷后暗黑的灯火
新屋主会用麻雀声点亮
调景岭的孩子不要怕
扫黑组会到立法会赶走
三天三夜不回家的哥哥姐姐
北角的孩子不要怕
母亲用布袋弹体罚脑袋后
会哭着向邻居说她心疼
赤柱的孩子不要怕
牧师和教授都入监了
受刑人可以得到更好的教化
屯门的孩子不要怕
很快字典里雨伞的解释会多一条:
抵挡催泪弹和胡椒喷剂的日常用品
湾仔的孩子不要怕
警方地铁站里搜查旅客背囊裤袋
没收每一支会发出刀光的笔
香港的孩子不要怕
忙着搵食的浮人不再饮谎言如苦茶
大伙彼此召唤、微笑与点头
不畏惧落地的疼痛
穿过嚎啕的乌云
落在街道与巷弄
连绵成一场又一场的暴雨

后记:大埔是我在香港的「家」,因为曾经担任访问学者,是住得最长的一个地方,也是每回「回家」时,想尽办法要探访的社区。以大埔起兴,以西西《浮城》的浮人收束,希望香港的朋友能落地生根。



在耳朵完全坏掉以前

◎ 刘芷韵

.

最初他们把门关上
后来,门一直大开
却不欢迎进入。
我于是,忘记门的存在
蹲下来,在地上画圈
默默唸咒
保护受伤的
保守脆弱的。

.
被喝止
被指责
逃走的人
又跑回来的人
隔着墙为你流泪
你的天真与单纯
每个人都说:我谦卑
绝对的语气是一种暴力
然后我的耳朵
再次痛起来。

.
雨水会洗去留下过的痕迹
我总会记得
下雨了,被推开的力度
下次就能学会
慢慢地走开
放轻每一步
静静地散去
温柔的默然
让空白被填满
学会吧
在耳朵完全坏掉以前。

.
0242pm 20190720
0306am 20190817

后记:没有人需要为任何人的情绪负责,所以我写诗,在非常难过的时候,尝试默默的写,来安慰,也来整理,我的灵魂,受伤的部分。



隔着梦的距离向梦数起⋯⋯

◎ 苏苑姗

隔着梦的距离向梦数起
数起一二一二
数起身体与身体的距离
无人起诉

真相的形状从不是个烟斗
是长伞安全帽眼罩
是蒸鱼碟甚至不是一个镬盖
而冒出的烟雾滔天
当手臂一次又一次延伸
哪里又传来了
枪的声音

此刻,被打断又一再响起
较之你手上的
我们也必需命令自己相信
相信手也是一枝超现实的枪

揿亮,往黑里照照
无数的眼睛对準,往上
便明白愈往上
愈不透光
先是架空高速公路
再架空住宅,法庭
而路上表情总是流质
在流质之先它是气体,咳嗽

咳出一声影子般的身份
把头当作坟头敲响
拍打盾牌推进
手一放,一发眼球投以生命
天将黑的时候
记住盐的味道

但空心的膝盖压抵不住
重重地呕吐
这就是否定的过程这就是
反抗
任何被压碎之物誓必将回归

黑衫吸热
时代用上所有夏天
所有梦境苏醒过来
在当下,在发梦现场
黑之于光

18082019


Bare

◎ 劳纬洛

他喘声颤动——
好撚忧郁啊!
在天上的你们,
可闻一个答案?

你在窗前自照星月
撕碎绝暗的房间
今夜,只想共你——
然白鹤之舞注定孤独
起始名为悲伤

而生活,生活
大声呼喊,振臂无奈
喉头早化作磐石
飘烧六瓣深雪其幽光

原子笔墨水与电结他
铮铮拨动,铁锈味
五十日前的一首诗
回溯时只有一醉

世界不过是一场大麻
双人床边你如是说
让我们伸臂挡住一只眼
灰云之下所有在浮动

沉船失去了形体与方向
为何我不是那平息风雨之子?
仅是二百万或更多约伯
有人为钖安泪流如河
有人在重建巴别

滚滚江河而公义何处
山顶只有一个先知的苦杯
所溢出的黑色大海
锁上了一个时代的命运

我们从未如此
听一个人嘶吼
然后拥抱大哭
如有甚幺终永远失去
那是我们曾经的星空

过于迟去说出一个词
空剩浪声刺耳的昏聩
万家灯火啊,有多少
今夜与我们一同悲伤

我们是清醒的囚徒
我们是醉梦的自由者
我们是囚徒
我们是自由者

2019.8.19 10pm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