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Z生活居 >「我想写自己想看的小说!」──日本推理作家初野晴来台讲座侧记 >

「我想写自己想看的小说!」──日本推理作家初野晴来台讲座侧记

2020-06-11


「我想写自己想看的小说!」──日本推理作家初野晴来台讲座侧记

创社十周年的独步文化在2016年10月邀请日本推理作家初野晴来台与书迷见面,并在台中、高雄、台北各举办了一场不同主题的讲座。

台中场讲座以「创作」为主题,由推理评论家余小芳主持,初野晴提到创作之前,他接触大量的书籍、电影,因为想要写自己想要看到的东西,因此开始投入创作。刚出道的时候初野晴仍担任业务工作,压力相当大,兼职创作对他来说也是纾压方式。

初野晴认为真正想要创作的人要大量阅读,才能累积自己的灵感抽屉,除了阅读,业务时代每个月都会接触超过两百个人,这些都成为他的灵感累积。初野晴建议:如果不知道怎幺描写角色,可以参考小说《哈利波特》系列,里面的主要角色都具有各自特色;万一还写不出来,那就先设定一个平凡的男性跟特别的女性,也许就能碰撞出不同的火花。初野晴也提及为何他将笔下的两个主角设定为情敌,而且还说出了「春太与千夏绝对不会交往」的宣言,令在场书迷大声惊呼。

高雄场由推理评论家路那主持,由台湾作家薛西斯与初野晴对谈关于兼职作家的创作秘辛。两位作者都以从文学奖出道,初野晴非常喜欢横沟正史的作品,认为既然要努力拿奖,那就要拿自己喜欢的小说家的奖,所以投了两次横沟正史推理小说奖。薛西斯则是得了各种不同的大众小说奖,近期以《H.A.》入围岛田庄司推理小说奖决选。

还在兼职写作时,初野晴选了比较女性化的笔名,也费了一番功夫保密,他还有个十分相像的双胞胎弟弟,所以如果被发现,他就将责任推给弟弟,他的弟弟也会签他的笔名。薛西斯则说,台湾的公司比较没有特别限制,况且在台湾如果红到大家都知道自己在出书,可能就有办法辞职了吧?

初野晴提到如果每天写五小时、连续写三年,就会有一定的东西累积,这是当年他当兼职作家时,一位前辈告诉他的方法;薛西斯也以数字举例,若是想在三个月内写一本三十万字的书,那幺一个月就是要写十万字,一天大约就是要写三千多字。两人都认为只要持之以恆,便能够完成一部作品。

路那觉得每个作家都有属于自己的核心概念,像「春&夏推理事件簿」中,初野晴在意的是解除心结;薛西斯的几部作品,像《H.A.》或《不死鸟》,则是描绘着虚与实或生与死的界线存在。初野晴提到,他的作品虽然是在校园之内,但他希望能够把校园之外的东西拉进自己作品里面,让大家知道外面也有解决的方法,可以寻求外界的协助。

推理评论家曲辰主持的台北场,主题回到「春&夏推理事件簿」,初野晴再次强调「春太与千夏绝对不会交往」,目前日本出版的五集中都没有写到任何他们会交往的徵兆,曲辰笑着说徵兆不是作家说的、而是读者们的自由心证。曲辰提到这整个系列的感觉,像是把世界包在这个校园之中,初野晴再次提及他觉得很多校园故事都会让事件在校园里解决,但他希望告诉读者的是,外部也有很多的解决方法。

这个系列没有特别的时代标的,角色们没拿智慧型手机、也没讨论现今最流行的事物,初野晴希望这个故事在未来拿出来看,仍然能保持新鲜感,因为故事中会碰到的问题,可能会一直存在;若有机会,他也会会把来台湾的经历,放进这个系列。

三场讲座都盛况空前,初野晴也针对三场的主题分别回答了相当丰富的内容,最后更提出希望能突破名额限制,为到场的读者都签名,是一位非常亲切幽默的作家。而他的作品「春&夏推理事件簿」就像他本人一样,幽默、风趣,但带着严肃与正经的效果却不失轻鬆。

►►有没有尸体都要推理!



上一篇:
下一篇: